FC2ブログ

全ては愛のために。

「不相信自己的可能性、就無法踏出第一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カテゴリ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トラックバック(-) | コメント(-) |

[轉載]オーラの泉 

2005.08.29 22:57

感激雪櫻さん答應轉載m(_ _)m

來源:CIA《L'Arc~en~Ciel》
翻譯:dearhyde(雪櫻さん)

嗯.....在講這個節目的內容之前,
先請fans要有點心理準備,尤其是te fan.....

講得很深入,雖然我並不對結果感到訝異,
不過那樣的內容對fans來說還是滿衝擊的吧....
不過如果能因此對他本人有正面的改變就好了.
也請大家抱著正面的心情看下去.
嗯,回到重點,還是講一下內容吧:

這個節目的主持人是國分太一,江原啟之是心靈顧問,可以看出對方的"氣"以及前世等,而美輪明宏則是根據靈視的分析結果給予建議。
(先解釋一下,這裡的オーラ指的是個人的精神靈魂狀態,以及流露出來的氣息。我把它暫且稱之為"氣"。)

一開始向tetsu提出一些問題來作心靈檢定:
如果再次轉世的話,想變成什麼?
tetsu:「不想再次轉世。」

有什麼想挑戰的事物嗎?
tetsu:「嗯~有興趣的大概是做房地產吧。」
(美輪先生一邊笑著說「很有趣」)

用簡單的一句話來形容你的性格是?
tetsu:「是個很難伺候的人……有點陰暗…本性是陰暗的…(笑)」

對戀人有什麼要求的條件呢?
tetsu:「什麼呢…在一起能有安心的感覺的吧。」


問完幾個問題後,接著是和主持人的聊……
首先說到上這個節目的契機…

(電視字幕:熱不起來的男人,L'Arc~en~Ciel的tetsu前世所壓抑住的內心陰影是…)

國分「我在歌唱節目上有遇過你,不過沒上過這樣的談話節目吧?」
tetsu「是啊,很少呢。」

國分「讓你想上這節目的機緣是…」
tetsu「啊,那是我…我很喜歡這個節目,一直有在看…」
國分「啊,是這樣嗎。印象如何呢?對這個節目…」
tetsu「啊,怎麼說…有點恐怖(笑)。萬一自己上節目的話。」
國分「啊~啊啊、這是當然。因為有兩個妖怪在啊…(笑)」

(江原和美輪兩人笑)

tetsu和美輪以及江原都是初次見面,不過江原曾經接受過L'Arc FC 會刊的採訪。
而美輪對tetsu的第一印象,非常的一針見血,很會看人…

國分「美輪さん的印象如何呢?第一次見到對方。」
美輪「很有Artist氣質的人呢,很好。」
tetsu「耶、是這樣嗎?我自己覺得…並不是很像Artist。」
美輪「不、所謂有Artist氣質的人,是比平常人想得更多,更神經質,更加勤於調整,更閉鎖的人喔。所以,所謂的天才也有很多是這樣的人。嗯~不過並不是像Modigliani那樣的人。」

(註:Amedeo Modigliani(1884-1920,義大利人)是個外貌俊美的天才畫家。生前在賣不出畫且受結核病侵擾的困境中,確立了獨特的畫風。在36歲就跳樓自殺。)

美輪「所謂天才的血液,像流著畫家的血液的人會毀滅性地追求自我的極致。但身為一般人的話,這是很不幸的。身邊的人也不知該怎麼辦,不了解這個人在想什麼,好像也沒辦法幫忙,很困擾呢(笑)。是這樣的人呢。」
tetsu「…是啊…一直都是…一個人的情況比較多…雖然和大家在一起,但總有進不了那個圈圈的感覺呢…我自己…」
(這一段實在…太害了……)

國分「這一點,美輪さん只是第一次見面就大概判斷出來了嗎?(笑)」
美輪「嗯,剛才在走廊是第一次碰面,稍微注意觀察了一下,立刻就知道『啊,是這樣的一個人啊』。」

國分「哇~…好害…」
美輪「嗯、對我而言是容易往來的人。」
國分「喔~」
美輪「所以說我一直都遇到天才啊。」
國分「喔~啊、那麼,美輪さん眼中的tetsu是個天才…」
美輪「嗯、雖然不能直接斷言,不過他是擁有詩人或Artist的資質的人呢。」

不過雖然這麼說,tetsu本人似乎不怎麼有這種自覺,還是很懷疑的樣子。
接下來話題轉到之前回答中出現的房地產。眾所皆知的tetsu是個摩天大樓愛好者,私底下也常去紐約和香港。然後問到喜歡的建築物形式時,tetsu回答:

「啊~…我最喜歡的高樓是紐約的克萊斯勒大廈(Chrysler Building)。」

(註:Chrysler Building是1930落成的代表性摩天大樓,高319m,77層。
http://www.skyscrapers.cn/city/na/us/ny/ny_skyscrapers_Chrysler_Building.htm )


美輪「那是新世紀簡約主義(arts dcoratifs)呢。克萊斯勒大廈也在很多書上出現。被稱為擁有新世紀簡約主義的美學樣式。是那樣的一棟建築。原來如此。然而最近,像安藤忠雄(名建築家)或是谷健太郎卻利用平滑的玻璃,鋼鐵和混凝土,建出一堆雖然具有機能性和便利性,卻一點也不美,像是毀壞的廢墟的醫院一樣的建築物。那樣的東西,你不喜歡吧?」
tetsu「(苦笑)」
美輪「直接說沒關係喔。」
tetsu「嗯…在東京是沒有(像克萊斯勒大廈)那樣的建築物…沒有我喜歡的。」
美輪「嗯、東京很髒亂吧。因為不美啊。不美對吧?(指著tetsu)」
tetsu「嗯…也是有那樣的感覺啦(笑)。」


…滿直接的問答方式,不過這也是為了要看到深層的內在意識吧。
接著說到10年內搬了7次家的事,tetsu說"因為找不到真正喜歡的場所"所以才一直搬家…
不過這個應該在潛意識裡還有什麼原因吧…

然後是tetsu的"氣"的分析……然而江原先生此時深深嘆了一口氣……

他沒辦法對tetsu做靈視。

雖然本人沒有自覺,不過他的靈魂是強烈抗拒被看的狀態呢……
為了讓他打開心理的屏障,於是江原先生打算從別的部分下手:

「…先說個無關的話題可以嗎?那個……抱歉,這樣說可能很怪。目前為止,你很努力地活到現在了呢。」

聽到這句話的tetsu眼睛睜大了……

tetsu「我…?」
江原「是的。而且接下來也是,必須要有活下去的能量才行。在某處誕生於這個世界而活下來,這就是生存。然而對於生存這件事,一直都有種違和感是吧?」
tetsu「…是啊…」
江原「希望你自己可以更加接受人生…那個該怎麼說…」
美輪「生活的意義。」
江原「是的,沒有生活意義的話就不太好了呢。那麼,接下來的請把他當成故事來聽。」
tetsu「好的。」
江原「關於你的前世呢,呃……對不起,你前世是被雙親拋棄的。」
tetsu「啊…。」
江原「因此,一~直都沒有居所。是個一直在流浪,總是被惡意欺負,然後漸漸地對所有人封閉內心的人。」
江原「然後,說到守護靈,守護靈當然是另外的存在,而且有好幾個。然而對這個人影響最深的只有一個,是一個僧侶。而,在那個守護靈的影響之下,今生的…人際關係,包括家庭,自己一直都是有些疏離的。像是大家或朋友所想的那種家族觀或是感情之類的東西,對自己來說是不了解的。」
美輪「只有自己一個人是冷淡地。」
江原「是的。只有自己一個人,以冷淡平靜的眼光看著,因此也產生了一些麻煩…」
テツ「是的。」
江原「所以說,不管怎樣都會變成這種感覺,這樣會活得很辛苦…。」


這時tetsu的眼眶開始濕潤了起來……

國分「要改變這個狀況…應該怎樣做才好呢?」
美輪「最快的方法就是,和前世的意識訣別。前世的確是相當悲慘的一生。人類是那種雖然發生了點難過的事,不過看了電視還會"啊哈哈"地笑,之後,再回到現實時,會『啊~』地哭泣的生物。然而(tetsu的前世)是連那種"啊哈哈"的部分也沒有的人生。」

tetsu:(點頭)。
美輪「所以一直都只看到反面反面反面的人的深層部分。冷酷的、狡猾的、骯髒的、背叛等等,一直看著那樣的部分往歪斜的小路走去,然後說『哼,所謂人類就是這樣的東西。』。那是從前世帶來的,今世的話,既然已經辛苦地看過那樣扭曲的部分,然而今生為什麼會活著呢,今後請體驗著有快樂的事情,讓他人開心,然後自己也能樂在其中的人生。因此雖然L'Arc~en~Ciel受到歡迎唱片也賣得好,然而前世的意識卻不認同。因為你一直拖著前世的意識。所以應該要把他放下,從前世畢業,這次要正面的去接受,有許多人是開心的,而且fans們也支持自己。那麼,自己也要高興起來。如果能這樣去改革意識的話就好了。」
國分「改變意識…」
美輪「嗯、因為自己存在於這樣的地方。」


這時tetsu做了擦淚的動作……

江原「因為如此,人生下來,就是一點一滴地經歷各種事活下去…」
美輪「所以經過了千錘百鍊。」
江原「是的,有許多的磨練呢。」
國分「這樣談下來,現在的心情…有想要改變了嗎?」
tetsu「這…」
美輪「沒有想到必須要做點什麼嗎?」
tetsu「是的,真的就像剛剛說的那樣,我從以前就是…非常地冷淡、不信任人…一開始就不抱期待…」
國分「一點期待也沒有?」
tetsu「一直是那樣走過來…」
美輪「這樣會沒有能量喔。」
江原「是啊。」
美輪「那個,愛的能量。愛人、被愛、得到幸福。」
tetsu「我不懂啊。」
美輪「那個、這樣的話,是沒辦法了解的。愛的能量。」
tetsu「我並不明白喜歡上人這樣的事。」
美輪「嗯?」

江原接著說在tetsu的氣之上,有點不好的,稍微的氣進去了。所謂的部分指的不是顏色。當然並不是全部都是色的氣。正確地說應該是銀色的,成放射的樣子而帶點色這樣的。然而雖然這樣暫時沒有問題,今後卻可能會沒辦法生活下去…

國分「現在的心情狀態,是從成為Artist以來….現在的心情怎樣的狀態呢?」
tetsu「…原本並沒有想到要當音樂人,然後也出道經過11年了。很奇怪的是沒辦法呢。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呢…」
tetsu「不知為何有時會覺得自己不是自己。」
國分「啊…是這樣啊…?」
美輪「所以,必須更確實地認同自己。自己所在的立場。為什麼會有人氣呢?作品為什麼會紅呢?支持自己的fans為什麼會存在呢?嗯?這些也就是因為自己的優秀而有的實績的證書呢。」
tetsu「…耶~…」

…真的是…與其說是缺乏自信,比較接近懷疑所有事物吧,尤其是對正面的事情…

美輪「喂。明明有這麼確實的證據,證據都擺在眼前了,還說什麼『不,我不相信,是假的吧。』來推翻掉。所以,不妨認清事實?這樣會變得比較輕鬆喔。」
tetsu「…這、感覺和我個人的力量沒什麼關係…(苦笑)」
美輪「這麼說的話,為什麼會這麼想呢。對於正面的事都全部否定,什麼也不信。而負面的事就全部都相信。是這樣吧?」
tetsu「…是啊(苦笑)」
美輪「這樣的人啊。非常的不安定呢。像這樣的大多都是年輕人。」
江原「你創造出的是事實不是嗎?是靠自己演奏對吧?」
tetsu「是。」
江原「那不就是事實嗎?」
tetsu「那個……(笑)」
江原「不過。你看。也有很多人尋求著你的愛吧?」
美輪「嗯?」
tetsu「耶?有嗎?」
江原「不只這樣。你也有fans啊?」
美輪「對吧?」
tetsu「啊~…」

儘管被這樣講,tetsu似乎還是不太能接受……然而這樣的狀況是必須改變的。
因此tetsu問了具體方面該怎麼做才好,而美輪的回答是「找出感謝的事物」。他提出自己辦演唱會並將收益作為提供給重度肢體殘障者的設施的基金。每當自己消沉或是陷入困難時,他就會以那些殘障的孩子們的角度想:這樣的煩惱對那些孩子算什麼呢?自己還能走路,還能看得見,可以用自己的聲音對所愛的人說「我愛你」。那麼為什麼不能這樣說出來?為什麼不覺得感謝,不覺得幸福呢?

一想到自己能走能看能聽,也有住的地方,就了有生活的能量。
而tetsu身邊也是有很多值得感謝的事物…

美輪「有很多深愛著你的fans,在日本大家也都認識你的名字。」


然而tetsu還是有點疑惑的樣子,看到這種情況美輪先生也忍不住說了:

「你還有什麼不滿嗎?不覺得你這樣太奢侈了嗎!有很多努力了幾十年還是沒辦法成名,唱片也賣不好,一晃眼驚覺已經4、50歲了,這樣的人多得很啊。讓這些人聽到你這樣想一定會被揍。」

「而且真心愛著你的人是會出現的。那個時候你要做的是不要懷疑愛你的人。不要一下子就想『這是假的吧~?』」

tetsu也承認自己總是一開始就不相信……因為家庭是愛的原點,而前世沒受過家庭愛的tetsu這一世才會這麼懷疑自己所獲得的愛吧…所以美輪先生請tetsu拋棄前世的意識重新生活。tetsu說自己從小就是這樣的性格,但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原來是前世的關係。

美輪「你前世的前世的前世也一~直都這樣喔。」
江原「各位fans,請呈上你們的愛。」

聽到這裡tetsu才笑了出來…不過真的是滿令人心酸的……
國分也說其實本人沒注意到的很多事,全都是值得感謝的呢……
如果能夠發現這些部分,那個色的氣就會漸漸消失了吧。

以下是的tetsu氣的診斷報告:

氣:銀色中帶著色…
守護靈:僧侶
前世 :沒受過家庭親情的孩子
今後 :不要懷疑所愛的人

後是美輪先生的愛的建言:

「能對所愛的人說出"愛你"的幸福...以及感謝的心,
有了這些,生命的能量就會不斷湧現.....」



看完這個節目只能說:真是太準了……|||||||||||||

跟我意識到的tetsu其實是很接近的,然而這樣滿悲哀的呢…
冷淡、無法真心信任人、對他人不抱期待、不相信正面,只看到負面的東西……
然而一下子要改變是很困難的吧,除非他本人有徹底想改變的意願.
(或許應該先從義工做起?*笑*)
但我是真心希望他可以做點什麼改變也好,為了他自己,也為了愛他和他愛的人……
怎麼說…覺得對這樣的人很心疼吧。一直都是。
雖然擁有很多卻不感到滿足和幸福,那樣不安定的一個人…

希望他可以感覺到幸福。希望他可以感受到愛的喜。

真的是…唉……
你這樣子所有的fans都會想哭的啊……te chan……
不過...請大家別哭,給他愛吧(笑).

コメント一覧

comment list

記事のトップへ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

記事の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list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gwyuy.blog18.fc2.com/tb.php/32-27325390

記事のトップへ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